(1 / 2)

心肝也是第一次谈恋爱。

她几乎每时每刻都想跟谢言腻在一起,可她是自由工作者,谢言还是要坐班的,尤其是她也不想让谢言感觉她太粘人,所以接下来的几天,她又抽空去了一趟医院,得知谢言的假期在哪天之后,她就没有再过去了。

转眼到了安暖暖生日这一天。

心肝本来打算给安暖暖定个蛋糕,被萧睿拒绝了。

“我给我女朋友过第一个生日,怎么显着你订蛋糕了。”萧睿脸色很臭,“准备好的礼物就行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好吧!

心肝熄了订蛋糕的心思。

这一天。

萧睿没有加班,五点就从公司回来了,回来的时候他双手提得满满的,心肝注意到他袋子里有好多蜡烛,惊讶地说,“你该不会打算趁她生日跟她求婚吧?”

萧睿没回答。

心肝撑着大门,不让他关,“萧睿,你要趁今天跟暖暖求婚,我真的会鄙视你的,咋的,过生日是过生日,求婚是求婚,你把俩日子弄成一个,我会怀疑你是想省个礼物的钱。”

“……’

萧睿脸黑了,“我看上去这么抠?”

“那谁知道。”

“我对谁抠都不会对她抠,平时送她礼物她有负担,今天好不容易赶上她生日,我巴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送给她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起开,她快下班了,我得赶紧布置一下。”

“怎么不找专业人士啊。”

萧睿头也不抬,“那多没诚意。”

“要我帮忙吗?”

“现在不用,等会儿时间要来不及,你帮我去她公司接她下班,帮我拖她一会儿,然后再带她过来。”

心肝痛快答应下来,“行。”

萧睿果断地把她推出玄关。

“……”

啧!

无情!

心肝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没多大功夫,电梯那边突然有了动静,她扭头,就看到方伟捧着无数朵玫瑰花出现在她视线中。

起码有上千朵玫瑰。

方伟的身影被玫瑰遮得严严实实,起初她都没敢认,方伟气喘吁吁地抱着玫瑰小跑过来,他放下玫瑰,心肝才看到他的脸。

“方伟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大小姐。”方伟抹了把汗,“是总裁,让我送花过来的。”

心肝抓了一朵出来,玫瑰上竟然还有露水,她惊讶,“这是哪家花店买的,好新鲜。”

“不是买的。”

“啊?”

方伟略有些心虚地说,“中午午休的时候,总裁去几个花店逛了一圈,嫌弃花店里的花不够新鲜,所以……下午放了我半天假,让我去锦园那边现摘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心肝的手狠狠一哆嗦,她看着满地的玫瑰,倒抽一口凉气,“你的意思是说,这些花……全都是锦园那边……我妈的暖房里剪的?”

方伟点头。

心肝哆哆嗦嗦地问,“这是剪了多少?”

“半个暖房剪秃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心肝又抽口冷气,她突然感觉嘴唇有点干涩,她舔舔嘴唇,“这事儿我爸知道吗?”

“暂时还不知道。”

“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